没想到吧!动物不知性别为何

来源:未知 编辑:渭南科普2020-09-08 15:45
   据国外媒体报道,动物没有性别这个说法,虽然已经被研究性别的研究人员普遍接受,但其他人对此还是十分困惑。

  困惑源于这样一个事实:许多物种的雄性和雌性具有系统性的不同行为表现。最基础的一个例子大概就是交配行为。对于一个物种而言,具有不同性别仅仅意味着拥有不同的变体,形成不同大小的配子(比如精子和卵子)。这通常也意味着不同的身体体型互相适应以有效地结合这些配子。当然,不同身体体型需要不同的交配策略。

  在动物界的某些地方,性别上的行为差异也超出了交配范畴。有时候,只有一种性别会抚养幼崽。其他物种则有基于性别的交配和求爱策略,例如雄性大猩猩会保护眷群、还有求偶舞等等。但还有其他物种,它们的雄性和雌性的社交方式也有不同。比如大角山羊就雌雄分开聚居。

  这些行为跟性别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这些行为不被看做是性别呢?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性别,而这有点微妙。“性别”一词已被广泛使用。这本身没什么问题。性别是复杂的,具有多面性,人们用不同的方式阐述性别一词的不同方面也无可厚非。(只不过,性别的复杂性似乎也造成了本篇文章想要讨论的困惑点——动物到底有没有性别之分。)回归正题,我们要怎么理解性别呢?

  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心理学家约翰·马尼才开始使用“性别角色”一词来指代与生物性别有关的事物,但两者并不相同。从那之后,性别的理论差异逐渐浮现:性(sex)一词,用来表示生物上的性别之分;而性别(gender)则具有文化性质。性别涉及一系列塑造男女行为举止、规定男女行为举止的行为准则,并规定成为男人或女人分别意味着什么。这些行为准则是文化发展的一个结果,并通过文化学习代代相传。(请注意,这里的性别都是两性系统背景下的性别。)

  前有茱蒂丝·巴特勒和安妮·福斯托-斯特林等性别理论家提出,性和性别是不能完全孤立开的。我们的生理性别会影响跟性别有关的文化准则。两者之间相辅相成。(比如,在很多文化中,一般认为对上肢力量有要求的工作由男性——即雄性——来完成。)然而,尽管有这种扯不断的联系,孔雀仍没有性别。因为孔雀没有文化。

  那我们怎么知道性别不单单是一个生物学事实?是什么让性别具有文化性质,而不是像动物那样只是性别行为不同而已呢?以下有一些关键证据。和其他任何动物不一样,人类中的不同性别间的性别行为,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差异十分之大。在这个文化中,被认为适合女性的事物,放到另一个文化中结果可能就完全相反。甚至,性别数量也根据文化而异。尽管大多数文化倾向于跟生理性别挂钩的两性系统,但也有其他文化接受三种性别或更多种性别。

  相关地,性别有关的规则和模式也会随着时间而变化。比如,上世纪初,美国女性不能穿裤子,但现在根本没有这样的规矩。还有,在西方世界,粉色往往跟女性相关,然而这种关联也只是最近才出现。换句话说,性别具有很大的随意性。性别是灵活的,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定义。当然,这就意味着,决定性别的根本,还是在于文化。

  不过,仍有一些谜团有待解决。首先,动物就没有文化吗?其次,就算没有文化,动物就不能有性别吗?文化有赖于知识和信息的代代传承,从而使得有用行为的稳定模式在出现后能够持续存在,也使得我们能够积累这些代代相传的文化知识。有些动物可以以有限的方式,参与这类学习。比如,虎鲸可以互相学习如何捕猎,不同的虎鲸群也会有不同的捕猎方式。在另一个著名的案例中,一群日本猕猴在其中一只母猴开始洗红薯后,其他猴子也学会了洗红薯。

  但是,动物有文化的真实例子相对稀少,也并不涉及像人类那样的跟性别有关的行为模式和学习方式。比如说,我们没有看到有哪个虎鲸群里,有雌性只向雌性学习,并且只向其他雌性传授技巧的现象。即便可以观察到,这种带性别倾向的行为也缺乏人类性别系统中的诸多关键特征。最重要的是,人类性别系统还涉及健康的规范行为——不仅女性的行为举止受她们接受的文化教育所影响,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也认同她们应该这样做。但是在动物文化中不存在这样的元素。

  另外还一个问题是,如果说性别是一种文化建构,那为什么它又是如此普遍呢?为什么每个被研究过的社会在男性和女性的行为举止这件事上,都有一些行为模式和规范呢?会不会有一些文化没有性别之分呢?如果是的话,那性别是不是比我们认为地更先天、跟生物上的关系更贴近?

  对于这些问题,答案是:性别发展地如此广泛,是因为它对于人类的劳动力分工有极大的用处。在文化发展过程中,人类逐渐掌握重要的生存技能,但学习这些技能往往比较困难,也十分耗费时间。在传统文化中,这些技能可能包括制作绳索、采集和加工食物、建造房屋以及烧制陶器等等。性别提供了一组规则,可以挑选不同类别的人,然后让不同的人群去做不同的事情。当然,我们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分工,只不过生理性别差异让性别成为一个尤其便捷的劳动力分工方式。我们不需要用性别来解决分工问题,但这种办法是如此地便捷好用,以至于基本上每一种文化都发展出某种形式的性别分工。一旦性别分工形成,仪式、意义、期望、规范等各种文化就会逐渐积累起来。

  所有这些又带来一个更棘手的问题。如果性别是基于文化的,那它可以解释男女行为之间的所有差异吗?人类也是否像动物那样具有性别上的差异行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它不可避免地会牵扯到更多的性别歧视、偏见和不平等等问题。如果男女之间确实存在先天的行为差异,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说,我们不必平等对待男性和女性。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说,女性天生不如男性那样具有竞争力,因此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女性人数相对较少不是问题。

  人类男性和女性之间或许确实存在先天的行为差异,但这些差异的程度其实非常难衡量。文化影响塑造了地球上每一个人的性别行为,意味着我们不能在不考虑文化因素的情况下,去草率地衡量先天性别差异。

  这就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为什么认识到动物没有性别这一点很重要?对于人类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不同行为,我们无法像研究动物那样,简单地认为这些行为差异源自先天的生理差异。当小男孩拒绝玩偶时,我们无法从中推断出他们是否具有照顾婴儿的先天能力。相反,我们需要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人类的这类行为。我们需要首先意识到,我们的文化体系在决定男人和女人、男孩和女孩的行为举止方面,有着重要的影响。(匀琳)

(责任编辑:渭南科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