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旦央吉:藏民的“最美光明使者”丨最美科技工作者

来源:未知 编辑:渭南科普2021-01-21 09:50
  

“是不是通知错了?西藏有这么多科技工作者,我怎么会得到这么大的荣誉?”当得知获得2020年“最美科技工作者”的荣誉时,西藏自治区藏医院眼科中心主任次旦央吉不敢相信,连连说像做梦一样。

而事实上,在很多藏族百姓心中,她早就是他们心中的“最美医生”了。

几乎跑遍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的冬天寒冷且干燥,太阳9点才升起,氧气含量更是一年中最低的时候。

下乡的时候,早晨8点,此时大多数的老乡还在睡梦中,次旦央吉早早赶到手术室准备当天的第一场手术。

下午结束了手术,次旦央吉又马上去筛查明天手术的患者。

这是次旦央吉平常的一天。然而对于患者而言,她如同天使一般为他们又重新打开了光明之门。

“妙手回春,医德高尚,无私奉献,重见光明”……在次旦央吉工作的眼科科室,墙上挂满了锦旗。

2000年,次旦央吉在西藏牧区、农区、林区做了三年眼病抽样性普查。她发现在牧区和农区白内障发病率很高,林区相对低一些。“从这个结论来说,西藏的紫外线是引起白内障主要的原因。”她说。

可是,大量农牧民并不知道白内障可以医治,甚至不知道自己得了白内障。

如何让西藏农牧民看眼病不出藏、甚至不出村?从昌都的农家牧户到青海的玉树,无论是林芝的察隅还是那曲藏北草原,从南到北、从西向东,次旦央吉几乎跑遍了整个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行程达18万公里。

“二十年前下乡的时候,我们自己背着被子,专门挑放假的时间到学校里临时搭一个手术室,我们的医护人员也睡在学校,吃饭自己做。这样附近的农牧民就能方便到学校里做手术。做完手术,患者就住在我们临时用教室搭的病房里。条件虽然艰苦,但是最终我们还是把复明的工作做下来了。”次旦央吉说。

次旦央吉在日记中写道:“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只有战胜不了困难的人。”

从医32年以来,仅白内障一种手术她就亲自参与完成3万多例,复明率达99%左右,她成为西藏现代眼科历史里程碑的人物。

一声声“恩吉啦,吐几切(医生,谢谢啦)”发自肺腑,一双双复明的眼睛璨若星河,是次旦央吉和同事们前行的动力。

守正创新藏医药事业是她的崇高使命

出身藏医世家,守正创新藏医药事业,仿佛就是她与生俱来的使命。

“1600多年前,藏医就有白内障振波手术,但是,我们不能停留在那里,必须要发展。我们运用现代医学的技术做白内障手术,但是术前、术后、术中治疗全有藏医药特色,除了手术和检查之外,全蕴含藏医药特色。”次旦央吉说。

为了掌握新知识、新技术、新疗法,1997年至2007年,次旦央吉先后4次到尼泊尔眼科中心进修,2010年在上海瑞金医院、2013年在广东省汕头国际眼科中心、2013年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2015年在北大人民医院学习或进修……

次旦央吉是西藏眼科研究领域学科带头人。2015年,她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她被聘为传承藏医药口述经验项目专家。

“藏医药跟西药是两个体系,藏医药和中药有相似的地方,也有独特之处。我是藏医出生,在我们祖先努力下藏医药有很好的体系,跟西药相比,它的理念和治疗方法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对慢性病有很好的疗效。”在次旦央吉看来,“现代医学在发展,我们藏医药也是不能停留在三千年前的理念上,我们要把藏医药最先进、最好的部分挖掘出来,跟现代医学和技术联合起来。这样,西藏的患者才能得到最好的诊疗方法,不耽误他们最佳的治疗时间,不误诊,也不会让他们走弯路,使他们在最佳的时间里得到最好的治疗。”

从医32年,她坚持学习藏医学著作和现代医学理论与实际。她于1990年开展白内障冷冻摘除术及眼睑内外翻矫正术;1995年开展白内障囊外摘除术及青光小梁切除术+虹膜周切术;2004年开展操作西藏自治区第一台YAG激光术;2006年开展泪囊鼻腔吻合术;2007年开展西藏自治区第一台白内障小切口手术;2007年开展斜视矫正术;2010年开展西藏自治区第一台翼状胬肉干细胞移植术;2012年开展我区首例角膜全层移植术;2014年开展西藏自治区第一台超声乳化白内障和西藏自治区第一台玻璃体切除手术;2017年开展西藏自治区第一台眼底激光术……

2018年9月29日,西藏自治区首个眼科中心——西藏自治区眼科中心在西藏自治区藏医院挂牌成立。新建眼科中心坐落于西藏自治区藏医院住院部南隅,占地面积1237.5㎡、建筑面积达4056.88㎡,设有门诊大厅、验光配镜室、小儿眼科、检查室、藏医特色治疗室、眼科特检室等功能科室,在2018年年底投入使用。

这是对次旦央吉和团队奋斗三十多年努力的肯定,为了挂牌,她付出了七年多的时间。

至此,西藏眼科手术开展项目基本上与内地一流眼科医院无差别,广大西藏农牧民基本上可以实现看眼病不出藏。

“‘最美科技工作者’这份荣誉应该属于所有无私奉献、锐意进取的西藏科技工作者。正是所有西藏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挖掘藏医药精华,与现代医疗技术协作、融合,才能为广大藏区百姓架起从黑暗到光明的桥梁。”次旦央吉说。


(责任编辑:渭南科普)